穿越小说《穿越荒年农女携千亿物资旺全家》免费阅读 作者“红炉煮雪”的燃情之作

MuYe2022-10-18 11:40:17悬疑灵异108

穿越小说《穿越荒年农女携千亿物资旺全家》免费阅读  简介

最新上线的小说《穿越荒年:农女携千亿物资旺全家》是作者“红炉煮雪”的燃情之作,主角赵湘湘、靳牧辰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反转不断的剧情主要描绘的是:赵湘湘带着物资去支援灾区,没想到在途中突遭意外,再度睁开双眼后,她没有在医院反而出现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中。在理清思绪之后,赵湘湘才明白,她竟然穿越了!原主是赵家三房大女儿,娘早死,还有两个嗷嗷待哺的弟妹要养。

微信截图_20221018113957.jpg

穿越小说《穿越荒年农女携千亿物资旺全家》免费阅读  第一章

赵湘湘是被晃醒的。

眼前的世界似乎颠倒了个,地在上,天在下,目力所及皆是一片荒凉。

她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往脑袋上涌,分明是被人抗在肩上,而且那人走路挺快,这才将她晃醒。

等等!

她明明带着千亿物资奔赴灾区,灾区处在深山之中,怎么可能周围连跟草都见不到。

没等赵湘湘细想,她的脑袋忽然剧烈疼痛起来,汹涌的记忆忽然冲进大脑。

原来她在赈灾路上遭遇严重的山体滑坡,连人带物资一起跌入深谷。

而后便穿越到这个架空朝代,被她穿越的原主与她同名同姓,是古柳村赵家三房的大女儿。

今年天公不作美,入春以来一滴雨水都未见到,农家颗粒无收,村里一片愁云惨雾。

赵湘湘想要走远点,看看能不能给家里找来一点吃食,谁知半路竟是撞见个人牙子。

荒年里头,有些人家选择将自己女儿卖掉,换来一点生存的粮食。

这个人牙子许是看见赵湘湘落单,便想着做个无本买卖,将人敲晕了抗走。

想她赵湘湘也是接受过专业训练的,现在竟栽在一个人牙子手上,教她如何能忍!

赵湘湘抬手便朝着人牙子后背劈去,前面的两只脚也没闲着,朝着那人肚子便是重重一踢。

人牙子没想到赵湘湘突然醒来攻击,一时不备,栽倒在地。

赵湘湘赶紧从地上爬起,对着人牙子又是好几脚,一点没留情面。

人牙子被打的嗷嗷直叫,“你个小贱蹄子,再让小爷我看见你,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赵湘湘也是没想到,人都已经倒在地上没有还手之力,嘴上竟然还如此不饶人。

“看来你还是被打够!”她生平最痛恨的就是拐卖人口的,今儿既然让她赶上了,说什么也不能放过。

赵湘湘眼角瞥见一根散落的树枝,拿起来便往人牙子身上抽。

人牙子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狼狈至极。

正当此时,不远处传来一个小男孩的声音。

“长姐,你在哪里!”

赵湘湘有些愣神,这声音听着好生熟悉。

对了,这是原主二弟赵文胜的声音。

趁着赵湘湘愣神的空档,人牙子连滚带爬地跑了。

“长姐!”

男孩的声音已经带了哭腔,赵湘湘估摸着,她出来这么长时间,弟弟肯定着急了,所以出来找自己。

“我在这!”

很快,赵文胜便顺着她的声音看到赵湘湘。

小家伙看到赵湘湘,眼泪瞬间汹涌而下,把赵湘湘下了一跳。

“长姐,呜呜……”

赵湘湘很少跟小孩子打交道,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二弟,你先别哭,到底出什么事了?”赵湘湘询问道。

在赵文胜抽噎的讲述中,赵湘湘得知,原来今天是原主娘亲生产的日子,原主就是为了给娘亲补身子,才冒险走远。

妇人生产本来就是鬼门关前走一遭的凶险之事,又赶上今年大旱,家里连点像样的吃食都找不出来。

原主娘现在是凶多吉少,赵文胜年纪小,哪里见过这样的事,想要找姐姐帮忙,结果左右寻不见姐姐,便一路找到这里。

“走,我们现在就回去。”

虽然与这位妇人素未谋面,可原主身体里的情感似乎还在影响着赵湘湘,让她整个心都悬了起来。

两人一路小跑回到家里,一进门便感觉到家里的气氛空前沉重,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伤感,赵湘湘顿觉不妙,下意识地问了出来,“娘怎么样了?”

此时,产房里传出婴儿的啼哭,嘹亮又悲切。

赵湘湘直接冲进产房,襁褓里的婴儿张着嘴哇哇大哭,而床上的妇人满头大汗,气若游丝。

妇人用仅存的最后一点力气看向赵湘湘,眼里还带着乞求。

或许是母女之间的天性使然,那一瞬间,赵湘湘感觉自己看懂了妇人想要对自己说的话。

照顾好妹妹。

赵湘湘趴在床边,滚烫的泪水不受控制地簌簌落下。

“娘。”

妇人大约是听见了她的声音,嘴角微笑着,闭上了眼睛。

一旁负责接生的产婆也是叹息,“你娘是个命苦的,为了把这孩子生下来,已经用尽力气。”

赵湘湘看着襁褓中的婴儿,心情复杂。

虽然她的灵魂并不是这个女人的女儿,但不知何故,她既然占了人家的身子,就该担负起人家的责任,以后家里弟弟妹妹,她都会照顾好。

或许是受到悲伤情绪的感染,小婴儿也不哭闹了,安静下来。

门外,赵老太听到啼哭声没了,一颗心立时揪了起来,难道孩子也出事了。

没有犹豫,她立刻进了门。

看到赵湘湘抱着孙女,神情呆滞,赵老太一阵揪心,走上前去摸着她的肩膀,“湘丫头,你也莫要难过,现今这年月,你娘活着也是受罪,保不齐来生投到个好人家,能过上好日子。”

赵湘湘自然明白这都是安慰自己的话,人死如灯灭,哪有什么来世轮回。

产婆看着一家人这幅样子,犹豫半天还是开了口,“老太太,您也别怪我话说的难听,现如今这家里大人都捞不着吃的,又拿什么养活孩子,你们……唉,好好考虑吧。”

赵湘湘听出了产婆的弦外之音,立刻警觉道,“这是我妹妹,我一定会想办法养活她。”

产婆看赵湘湘态度坚决,赵老太也不说话,便知这家怕是想留着孩子,便没有再说。

不是她心狠,只是这吃人的年岁,谁都没有本事一定能挨过,她也是好心提醒。

赵老太知道产婆没有恶意,给了几文钱算是谢礼,产婆坚持不收,先行离开。

屋内,赵湘湘抱着妹妹,愁眉不展。

虽然刚才胯下海口,可她心里其实没底。想要养大一个孩子,可不是件容易的事,要是当初她带的物资还在的话,倒是有可能。

赵湘湘这么想着,忽然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她的面前出现无数货架,里面整整齐齐摆放着各类物资。

赵湘湘记得,这是她出发前筹措物资的仓库,当时所有的物资都被分门别类地堆放在里面。

她伸出手,随手拿下货架上的一袋饼干,撕开包装,浓郁的甜香立刻扩散开来,尝上一口,干脆清甜中带着微微的奶香。

穿越小说《穿越荒年农女携千亿物资旺全家》免费阅读  第二章

下一刻,她又再度回到破屋内,怀里的妹妹已经在睡觉。

赵湘湘有些发蒙,刚才那是……梦?

可嘴里饼干的残渣还在,这绝不是梦!

赵湘湘低头一看,剩下的饼干就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她心中一动,半袋饼干又消失在眼前。

她明白了!

救灾的千亿物资跟着她一起穿越了!

以后要吃有吃,要喝有喝,一定可以在这个荒年里活下来!

赵湘湘兴奋不已,小声对着妹妹道,“妹妹,你别担心,当初救灾的时候,准备了几百箱婴儿奶粉,绝对不会饿着你的。”

睡梦中的小婴儿也不知是不是听到了赵湘湘的话,竟然动了动手指。

不多时,赵文夏和赵文胜走了进来,看到长姐抱着妹妹,两人都是泪眼汪汪。

赵老太跟在他们后面,“湘丫头,你抱着花花过来,一起给你娘磕个头。”

姐弟四人一起给逝去的肖氏磕了三个响头。

赵老头看着他们磕完头,“都到堂屋来,我有话要说。”

赵湘湘这一家是赵家三房,当爹的几个月前出门打猎,死在野猪蹄下,肖氏今日就走了,只剩下他们姐弟四人。

老大是赵湘湘,下面的两个弟弟,二弟弟是之前来找她的赵文胜,大弟弟是赵文夏,体弱多病,人都瘦成了一把骨头,看着尤为可怜。

当然最可怜就是今天才出生的小妹,名字叫花花,是肖氏生前就取好的。

“湘丫头,你带着几个孩子到这边坐。”

在赵老头的主持下,三房人各坐一边。

“今年大旱,你们都看得见。村里人今天商量了一下,决定一起去逃荒。”

赵老头一句话,在家里掀起轩然大波。

最先有反应的就是大房一家,更确切的说,是大儿媳李兰花。

“爹,您的意思是我们一大家一起走?”

赵老头点头,“都是一家的,当然一起走。”

“要是这样,爹,我觉得您得好好考虑。”李兰花意有所指地看着赵湘湘和她怀里的赵花花。

“兰花,你有什么话就直说。”赵老头眯起眼睛,看向李兰花。

“爹,跟着村里一起逃荒,我没意见,但要是大家一起走,怕是没到地方,就得饿死在半路上。”李兰花道,“花丫头刚出生就没了娘,咱们拿什么养活。还有文夏,他那身子骨,一阵风就能吹吹倒了。这能走多远。”

赵湘湘听了半天,李兰花里外就是想把他们三房给甩了。

赵文夏羞愧地低下头去,都是他拖累了大家,一家子只有他弱不禁风,手不能提,肩不能抗,什么忙都帮不上,还要吃家里的饭。

赵老太听着李兰花的话,脸便拉了下来,“老大家的,你这话什么意思,花丫头才刚出生,你这是要我把他丢了?”

李兰花小声嘀咕了一句,“一个赔钱的丫头片子罢了,丢了就丢了。”

虽然声音小,但赵湘湘还是听了个清清楚楚,“大伯母说的轻巧,苗苗也是个丫头片子,怎么大伯母不说要把苗苗丢了。”

提到赵苗苗,李兰花勃然大怒,“苗苗是我女儿,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怎么能丢!”

“是了,对大伯母来说,自己的女儿是女儿,我的妹妹就是可以丢掉的赔钱货!”赵湘湘毫不留情地怼了回去。

赵老头脸色黢黑,一拍桌子,“好了,吵什么吵!一家人心都不齐,怎么上路!老大媳妇,你听好了,我们赵家从来没有扔孩子的传统,了不起大家一起饿死!”

眼看赵老头发火,李兰花不敢言语。

“行了,把你们叫来就是为了跟你们说一声,你们明天把肖氏安葬后,回去把东西收拾好,村里已经决定,后日一早就出发。”赵老头道。

说完,各房便回去开始准备。

赵湘湘走进屋内,立刻觉察到一丝不对劲,再一看床上,原本应该躺在那里的肖氏竟然没了!

赵文胜也是吓了一跳,“长姐,娘呢?”

很快,赵湘湘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可怕的猜想。

大旱荒年,食不果腹,这里刚死的女人……

她把孩子交给文夏照看,自己赶紧跑去找赵老头和赵老太。

赵老头看见赵湘湘火急火燎地跑过来,误会了什么,开口便是,“湘丫头,你娘的事,你不用担心,家里肯定要把人安葬了再走。”

“爷,我不是说这个,”赵湘湘急切道,“我娘人没了!”

赵老头一愣,什么叫人没了,肖氏不是刚走……

很快,赵老头的脑袋里浮现出跟赵湘湘一样的猜想,“坏了!我去找村长!”

赵老头脚下生风,赵湘湘则是回到屋里,叫上文胜,一起寻找线索。

几人在屋里转了一圈,倒是文夏率先发现端倪,“长姐,这里有血迹!”

赵湘湘赶紧看过去,果然是血迹。

肖氏刚刚生产完,身上的血都没有清理干净,这人走的急切,估计来不及注意这些细节。

“文胜,你跟着血迹走,文夏,你照顾好花花。”

安排好这些,赵湘湘抄起锄头便跟在文胜后面。

她当年可是在特种部队接受过训练,身手了得,就是现在这具干瘦的身体有点影响她发挥。

赵文胜一路追着血迹来到葛大阳家门口。

“长姐,血迹没了。”

赵湘湘点头,“让开,我来敲门。”

她也没打算客气,把门拍得震天响。

屋内,崔氏骂骂咧咧的,“谁啊,门都给干碎了,跟我们葛家有仇不成!”

“婶子,我是赵湘湘,你开个门!”

崔氏一听,脸色大变,“哦,是湘丫头啊,家里在收拾东西,乱的很,有什么事你明天再来吧。”

赵湘湘喊道,“明日再来只怕是晚了,婶子你先开个门!”

崔氏没的办法,干脆装死,后面不管赵湘湘喊什么,崔氏愣是没有半句话,也不开门,就差没把“有鬼”两个字挂门口。

“文胜,你快去把村长请过来。”赵湘湘吩咐道。

葛家屋内,葛老大畏畏缩缩,看着死去的肖氏左右为难,“爹,真要这样?”

葛老头没好气的看了一眼葛老大,一巴掌拍在他的头上,“你个没出息的怂货,猪都杀了几十头,这不都一样,难道你要看着你儿子饿死!”

“可是——”葛老大犹豫不决,提着杀猪刀怎么也下不了手。

这又不是猪,这可是人呐!

“哎呀,肖氏都死了,你怕什么,又不是让你杀人!”看着丈夫犹豫不决的样子,崔氏都看不下去,拿过杀猪刀。

正当此时,门外又传来赵湘湘的喊声,“葛家婶子,村长来了,你们快开门!”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